星启注册报道:看展览|法国摄影师贝尔纳•弗孔的置景摄影

星启注册报道:

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,贝尔纳·弗孔“之前的时光”展览现场。本文图片 杨婷婷

贝尔纳·弗孔(Bernard Faucon),法国著名摄影家,构成摄影和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国内摄影爱好者早已通过各种印刷品和文字对“贝尔纳·弗孔”的名字耳熟能详。2021年3月19日,由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、成都当代影像馆主办,贝尔纳·弗孔“之前的时光”于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,此次展出汇集全球范围内最大规模的贝尔纳·弗孔作品及影像资料,系统全面地展现弗孔《悠长假期》《可变迁的时光》《爱之屋》《金之屋》《偶像与祭献》《书写》《图像的终结》七大系列作品,共同勾勒出其创作脉络。

展览现场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贝尔纳·弗孔自拍像 1967-1968

贝尔纳·弗孔被认为是法国后现代摄影的代表人物。在当时法国纪实摄影、新闻摄影风行天下的时候,独创了他的置景摄影。展馆进门处一张贝尔纳·弗孔1967年的自拍像,首先将观众带入“悠长假期”系列中。整个系列根据弗孔想象中的场景进行创作,均以摆拍的方式呈现,作品中有真人,也有假人,在亦真亦假中追忆童年,展开文学性叙述。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薄荷汽水》1980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1 2 3木头人》1980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宴会》1978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捉迷藏》1977

彼时弗孔大学毕业,迫于生计的原因,在收售玩偶的过程中留下一些具有纪念性的。母亲经营的夏令营,使得他在那个时期,是担任教师、活动组织者的多重身份。不久,这些夏令营的孩子和玩偶,经过弗孔天马行空的想象,以布景、拍摄等艺术化再现,搭建出属于他的内心世界,变成其摄影创作的一部分。作品中辨识度极高的薰衣草田、山丘、森林,一幅幅照片在贴近生活的同时,也许能唤起每位观众对童年的怀想。

《可能变迁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晾衣绳》1982

《之前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平衡石上的皮埃尔》约1967

《之前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礼拜堂的米歇尔》1969

《之前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我的影子》约1967-1968

曾有评论说,弗孔的摄影作品被视为当代摄影从“照相 Taking”走向“造相 Making” 的典型,开创后现代摄影之先河”。弗孔自己曾表示:“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照片,想起马塞尔·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那么我的照片就是成功的。”虽然他自述是一位诗人,碰巧曾是位摄影师。但当我看到弗孔的作品后,他让我感觉更像是成人世界的魔术师、甚或造梦师。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纷飞的纸片》1980

如果追溯弗孔与中国的渊源,其中的一幅作品《纷飞的纸片》是由中国艺术家曾梵志先生收藏,成为中国收藏弗孔作品的第一人。两位艺术家作品中均有面具这一标志性的符号,启示性的寓意,逃逸着这个不安的现实世界,或许这正是两位艺术家惺惺相惜的微妙情愫。

《悠长假期》系列 作品《燃烧的雪》1981

《被否定的照片》1987

《可能变迁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燃烧的房间》1981

影像创作年表(局部)

当走到“悠长假期”最后一张作品时,明显能够感觉到弗孔这个特别的创作时期已然结束。童年的玩偶逐渐隐去,慢慢消失在记忆中。他作品中那团执着的火,具有某种诗意朦胧幻觉。告别人偶系列之后,《可变迁的时光》、《金之屋》、《爱之屋》这些作品中内在精神与外部环境的互相转化,弗孔以小说、诗歌,重新审视自己。

影像创作年表(局部)

影像创作年表(局部)

通过此次展览现场的创作年表和艺术评论中,能感受到主办方之用心。

在一组黑白作品中,是弗孔创作时的助手兼好友让·克劳德·拉赫先生,以一位旁观者的姿态拍下弗孔从1976-1995年间的工作纪录。此次展览经让·克劳德先生授权,不仅有《悠长假期》、《国王的下午茶》,还有弗孔为巴黎《L》杂志的拍摄纪实,让观众更直观地感受到工作中弗孔的另一面。展厅外侧,弗孔每次使用胶片相机创作前,构图试拍的7张宝丽来小片,如同艺术家手稿,传递出某种忧伤、陈旧的气质。

让·克劳德拍摄工作中的贝尔纳·弗孔

让·克劳德拍摄工作中的贝尔纳·弗孔

宝丽来 《纷飞的纸片》1979

当走到《爱之屋》、《金之屋》作品前,明显感受到弗孔创作的变化,这也是继《悠长假期》后他的重要系列。金色之于弗孔的影响,来源于在创作前的一次亚洲之行,泰国的金色殿堂,宗教等吸引着他。

 房间系列 作品《金色的拱顶》1987

房间系列 作品《第四个爱之屋》1985

展览现场 房间系列 作品《金色火堆》1987

展览现场 房间系列 作品《冬之屋》1986

在《偶像与祭献》中,青春期男孩纯净的脸庞,有种无需修饰的中性美,一如出现在卡拉瓦乔早期作品中的美少年。肖像照系列是弗孔第一次拍摄,每幅人像犹如对“神”的敬仰。该系列选取12名未成年男孩。弗孔解释自己的作品:在他的世界里没有“代”的概念,出场人物都是少年,没有“生育性”。利用燃烧的火焰映射拍摄人物,选取这些少年在没受到社会摧残之前,人生成长过程中最美好的阶段,通过心灵指引与图像的召唤,犹如光的使者。从纪录童年到纪录神性,完成了他的灵魂冒险与自我救赎。《祭献》系列则与简单的纪实风景不同,一帧帧的红色更像是生命中迸发的能量,隐喻着摄影在面对鲜活生命时的无能为力。感伤的气氛,真切地传达出他对过往时光的怀念。

展览现场《偶像与祭献》系列

 《偶像与祭献》系列 作品《朱利安》1989-1990

展览现场《祭献》系列

展出中还有三幅特别的大尺寸肖像照,皆是由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先生为弗孔拍摄,与通常肖像照不同,这组作品均是弗孔戴上面具、手套等配合完成。按弗孔自己的说法:“衰老的面孔是不可以污染这个美丽的世界”。神秘的仪式感,特别的华丽用光,即使有面具加持,仍然看到被摄者的灵魂世界。

展览现场《面对面 》系列 钟维兴拍摄

展览现场《面对面 》系列 钟维兴拍摄

展览现场《面对面 》系列 钟维兴拍摄

关于弗孔的影像纪录片,拍摄者正是当年弗孔照片中的一位少年,长大后成为纪录片导演,“恰当地”记录下这一切。纪录片中第二部分,是贝尔纳·弗孔于1995年停止摄影,转向视频艺术的创作。在2006、2007年深入到中国四川阿坝,当时他将一个很小的摄像机放在副驾驶位上进行记录。
据悉,这次在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的作品《我的道路III》是在中国境内第二次播放。

展览现场 贝尔纳·弗孔 影像纪录片

展览现场 贝尔纳·弗孔 影像纪录片

展览现场 贝尔纳·弗孔 影像纪录片

诗化的语言与影像并置,一个人的美好时光都隐藏在记忆中,童年无忧的感动,一如弗孔《爱之屋》描绘的一束暖光......用力的感受去观察世界,让观者重新想象自己跟世界的关系,万物有灵,感谢生活这位最好的老师。

《可能变迁的时光》系列 作品《最后的晚餐》

展览现场 贝尔纳·弗孔:“之前的时光”

作者:杨婷婷,美术老师

展出时间:
2021.3.19-2021.4.20
(周一至周日,9:30-17:00)
展出地点: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2FB、3FA/B展厅
(天津市河北区天纬路四号)

 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星启注册报道
金鸿娱乐欢迎您
金鸿娱乐交易平台官方网站欢迎您,本站提供博金鸿平台注册,代理登录等服务

标签: 生活 社会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金鸿娱乐欢迎您

上一篇:星启平台资讯:喝咖啡,1910年来上海必打卡项目
下一篇:星启注册报道:看展览|法国摄影师贝尔纳•弗孔的置景摄影

发表评论